当前位置: 主页 > 问题解答 >

不如说是借机聚在一起八卦一下所见所闻
点击次 更新:2017-09-11 18:07 来源/作者:admin
 
 
  说话艺术
  不如说是借机聚在一起八卦一下所见所闻
  一帮老友昨晚聚餐了。其实,与其说是聚餐,因为女多男少,而女人中又有两个声音高亢者,场面之热烈也就可见一斑。
  
  待到开席前,一女问身边的男士,“喝酒不?”
  
  一男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随便!”
  
  “装什么装呀!是谁曾说过吃饭不喝酒会睡着的?”一女马上笑着抢了话。
  
  “如今要惜命,没看见人家早就改邪归正了。”另一男士将话接了过去。
  
  “哎,要我说呀,主要是第一个问话的错了,应该问‘喝什么酒’,而不是‘喝酒不’。”有人开始咬文嚼字了。
  
  “就是就是”。随后,笑声一串,而酒,当然依旧不会少。
  
  就是这一问一答的小插曲,不禁让我再一次对说话艺术产生了兴趣,是啊,同样一句话,换个说法效果就不一样。一惯喜欢胡思乱想的我,又忍不住肆无忌惮地天马行空起来。
  
  比如,平日里,我们将眼盲者叫双目失明,耳聋者叫两耳失聪,肥胖叫丰满,干瘦叫清秀,相貌丑陋叫其貌不扬,个子矮小叫海拔不高……意思不变,听起来就顺耳多了。记得《笑林广记》中记有一棋艺不佳但嘴上不软者,明明连输三盘,却对人言:第一盘我不肯赢,第二盘他不认输,第三盘我想和,他又不愿意。
  
  素来随意的老百姓尚且如此咬文嚼字,一向讲究的达官贵人帝王将相就更在换个说法上大做文章了。这在古文或古装影视剧中,我们就常常可以领略到。就拿“死”来说吧,身分不同,说法就不同,天子死叫崩,诸侯死叫薨,士人死叫不禄。再说出身,虽说英雄不问出处,可一旦发迹,原来的出身无论如何也得粉饰一番。樊哙出身屠夫,因功封侯,写回忆录时,这一段羞于启齿,一大儒献计“少时即常操刀而割,以示宰天下之志”,于是皆大欢喜。
  
  即使是今时今日,这种做法在某些领域甚至还有“中兴”之势。不信?请看——
  
  经济不景气叫疲软,效益不好叫滑坡,欠了帐叫赤字,花超了钱叫透支,收入下降叫负增长……乍一听是不是还挺鼓舞人心的?酒席宴叫工作餐,于是请的放心,吃的开心;送礼行贿叫辛苦费,送的理直气壮,收的心安理得;按摩桑拿“三陪”叫放松放松,干一天革命工作,是该“放松放松”;当然,最妙的不过“交学费”之说,花成百上千万外汇,买回一堆破铜烂铁,叫交学费,拍脑袋上工程,上亿元投资打了水漂,也叫交学费,因为学费是无论如何不能欠的,一切因此变得理所当然,厚颜无耻到极致。
  
  当然,换个说法还能将生活中棘手的事情迅速得到解决。很久之前看过一条新闻,某人的银行卡被柜员机吞了,打客服电话N次都没见银行派人来处理,后听从一路人建议,谎称柜员机正不停地在向外吐钱。于是,工作人员好似从天而降,速度之快令人瞋目结舌。
  
  如此说来,换个说法,换得好是雅致,是含蓄,是礼貌,是机智,可以化腐朽为神奇;换得不好的,是虚伪、是狡猾、是无耻、是文过饰非自欺欺人。只是这其中的界限并不分明,可谓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现实告诉我们,如果想玩转生活,不妨多学学说话的艺术。
 

【推荐阅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