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农业论坛 >

红杏出墙的代表,红颜祸水的代名词
点击次 更新:2017-09-11 18:09 来源/作者:admin
 
 漫说、胡说,还是想说
  
  说“竹韵”的空间是个擂台,一点都不过分,这不,她又抛绣球了,刚《漫说潘金莲》,又《胡说陈世美》,这个绣球啊可不好接,因为提起陈世美,我就像被蛇咬了一样,一百年都怕草绳。怕归怕,但我还是想说,不过,昨天我的《我也说说潘金莲》有唱反调之嫌,今天,我不再唱反调,我要和竹韵妹站在同一阵线,好好说说这两个历史人物。我想把潘金莲和陈世美绑在一起说,乍一看,貌似潘金莲与陈世美是毫无关联的两个人物。可是,这两个曾经在历史烟云里流传千古的反面人物,则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
  
  日常生活中,只要有男人移情别恋,就会被骂作“陈世美”;只要有女人水性扬花,就会被骂作“潘金莲”。潘金莲和陈世美,这两个曾经的风云人物,其实无非是历史创造的悲剧性人物。以这两个历史人物,审视现在的社会现象,是最好的典型。但历史终究是历史,与现实社会不能相提并论。我把古代版改成现代版,意在娱乐,娱人悦己罢了,还是希望各位别对号入座为好。
  
  先看陈世美与秦香莲,秦香莲辛苦劳作,却让自己的丈夫陈世美寒窗苦读,博取功名。然这陈世美博取功名之后,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,抛弃秦香莲,一心攀高枝,成为皇上的乘龙快婿,以便稳固自己的地位。而潘金莲与武大郎,一个短小丑陋,一个貌美如花。潘金莲委屈下嫁武大郎,武大郎却被其毒死。当然,不管是潘金莲愿意还是潘金莲无意,都是但是细细想来,这两个曾经的风云人物,其实无非是历史创造的悲剧性人物。
  
  放眼改革开放后的社会,一夜暴富之后,休发妻,娶二奶之人比比皆是。傍大款,做二奶,不惜任何代价,渴望一夜之间乌鸡变凤凰之人,随处可见。倘若将陈世美放在现在的社会,他该是一个靠自己的努力,功成名就之人。虽是说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女人,发妻应该是最劳苦功高之人,可是谁又能保证,男人那颗猎艳的心,见了美女不会蠢蠢欲动?谁又能保证人的贪婪欲望之心,在面对权力,金钱的时候,可以稳如泰山?既然没有人可以做得到清心寡欲,那面对陈世美的所谓的“有悖常理”的言论,也就是不成立的。
  
  男人迫切追求成功的心,就如同女人对自己容貌不老的追求,是一样的道理。男人希望,有钱,有权,有势力。女人喜欢容颜不老,青春永驻。如果将陈世美拿到现在的社会,那就等于成功之后,再离婚。面对这样开放的社会,可能正面与负面的言论是一样的等同。有人会认为这是成功的标志,有人会认为这是道德沦丧的根本。有人觉得这是有本事的体现,有人认为是不劳而获的捷径。但是不论出于哪一方面,都是男人迫切希望成功,扬眉吐气,光宗耀祖的根本之心。别说你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,那是因为诱惑的筹码还没达到你的要求而已!
  
  再看一下潘金莲,现在社会流行一句话“鲜花插在牛粪上”我想这句话,送给潘金莲再合适不过。现在的社会,男女可以自由恋爱,无需去相信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,婚前同居,进行“试婚”这也是当代社会流行的一个趋势。合得来则合,合不来一拍两散,这段恋情夭折,下段恋情,我还是主角。如果在潘金莲的时候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伤风化,有辱门风的丑事。
  
  试婚和结婚,差的就是那一张薄薄的纸,和结婚应该是无异,那试婚不合,一拍两散,和离婚又有何区别?现在结婚,离婚,已经演变成为很平常的家常事,就算是未婚先孕,也不算是什么稀奇。而潘金莲所在的朝代,这恐怕就是不能生存的,家有家规,在那个男人就是天,家规就是理的社会,这样的事情,大概是要被推上断头台的。就是不上断头台,大概也要进行现在所谓的“沿街游行”。潘金莲长得如花似玉,面对那样一个丈夫,却无从选择,只能委屈求全,这要是在现在的社会,恐怕就是“逼婚”吧。
  
  所以,面对潘金莲的出轨,惋惜,心疼,应该是有的,可是我却觉得,鄙夷,唾骂倒是不应该。那个女子不愿意自己的男人,是个学富五车,貌比潘安的男子?尤其是生的如花似玉的女人,更希望才子佳人,终成眷属。眼看自己的美丽,被一个文不能文,武不能武的男人所拥有,试问哪个女人可以甘心?别说当今稍有姿色的女艺人,绯闻不断。就连是深居简出的家庭主妇,恐怕也会有偶尔的情不自禁,蠢蠢欲动。之所谓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面对财势兼备的西门庆,又有那个女子会不心动?别把自己说的很圣洁,因为你没遇到那样一个男人。
  
  人各有志,人与人的言论与思想皆不相同。可是站在历史的边缘,看历史的人物,从另一个角度,审视那些曾经的风云人物。错的不是那些人,而是生不逢时的朝代而已。历朝各代的民风习俗,各有不同。他们也许没有错,他们只是想要追求自己想要的。但是,却没有把握好哪个朝代的尺度,而落得千年骂名。错与对,现在已不是评价的时候,重要的是,他们与我们之间的不同,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样的思索?
 

【推荐阅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