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农业论坛 >

250岁月的痕迹已悄然印在了我的脸上
点击次 更新:2017-09-11 18:08 来源/作者:admin
 
 
  二百五就二百五吧
  
  过几天就是农历12月26,55年前的那天我出生了。55,在广东人的数字概念里,几乎等同于外省人眼中的250。呵呵,转眼间我就成二百五了。
  
  在我的记忆中,父母至亲才是最记得我生日的人,没想到空间的好友记性竟也这么好,而且还在第一时间里就将我的年龄从55变成了56,好在是以公历为准(12月26日),而五十多年来我一直沿用老一辈的习惯过的是农历生日,因此也就没有把好友的提醒当回事,当然也就推迟了一个月老一岁。后来转念一想,其实过公历的生日也是不错的,一代伟人毛泽东不是12月26日诞生吗?我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啊,还得感谢我的父母真会挑日子。
  
  感谢好友们自一个月前就陆续从QQ空间里给我送来生日祝福,感谢大家的一路相伴,还要感谢我的一个好友蒙山弟兄,他不但也早早地给我发来了短信祝福,还为我制作了漂亮的生日贺贴,感谢网络让我们相识,感谢各位兄弟姐妹。
  
  55岁了,可我坚信,只要心中有自信,我依然还会妩媚生动,光彩照人。55岁的我,会更加圆滑着倔强,宽容着伤害,淡忘着计较,挑战着命运。
  
  今天,我还悄悄地戴上了出生时奶奶给我的玉佩。对于玉,我情有独钟,不光是因为我的名字。以前,我固执地认为带玉应该属于比较年长的人,我曾经对自己说,等到60岁那天我再戴上它,因此一直将她闲置于首饰箱里。也许因为今年运程有些背的缘故吧,我突然地觉得是该让玉派上用场了,民间不是有玉可避邪的说法吗?咱信信无妨,说不定俺还能由此变得聪明点,离二百五也就远点啊。
  
  不知怎么地,此时此刻,我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了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一句诗“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”。只是俺有那么老吗?我不由自主地笑了。是啊,我应该自豪地、大声地说:我55啦。
  
  人们常说,一花一世界,一人一江湖。可由于去年底发生的一些事,我经常为某些事困扰着,整天昏昏沉沉、云里雾里的,再想想一直以来的一些不如意,发觉自己的人生竟然比别人多了一个“浆糊”,这种不尽“浆糊”滚滚来,奔流来去又复回的感觉,真的很悲催!
  
  也许因为一脑浆糊,也许还因为天气阴霾的郁闷和躁动,表面笑容可掬的我,内心其实是孤寂苦闷、郁郁寡欢的,思绪也总会不自觉地天马行空,胡思乱想。想想年轻时的我,在江湖中摸爬滚打,与各色人等“切磋比试”,虽说没练就成侠客、猛士,倒也能顽强地应对风云变幻的江湖险恶,可如今到了年过半百的年龄,我本应该淡然地看待一切,可事实是,我似乎依然放不下。也许南极妹妹说的真没错,我就是太要强。看来,这回我是真真切切错了!
  
  说实在的,人过五十,要说不惑,那是假的;要说糊涂,定是装的。值得欣慰的是,在好友的开解下,我的心终于豁然开朗。其实道理我一直是明白的,人在江湖,原本就有很多坎坷,有失意就有得意,有所得就有所失……正如有潮起就有潮落,有日出就必然会有日落,冬天来了春天就会接踵而至一样。我不断地暗示自己,既然已经到了不能笑傲江湖的年龄,我又何不平心静气地去“笑熬浆糊”?
  
  没错,我得趁着大好时光,抛开那些所谓的烦忧,投入大自然的怀抱。就这样,先淡着,再慢慢地定,一边笑,好好地熬……
  
  明天中午在“喜宴”酒店设宴庆贺我“二百五”生日,有谁不怕沾了“二百五”的傻气,报名来,见个有份,多多益善,少少无拒,快点哦,让我们一起去“笑熬浆糊”……
  
 

【推荐阅读】